首页 >> 天滑轮双保险

北京赛车进口软件计划: 第五百七十四章 重铸疑云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呼!叶白收起令狐熙的元神,呼出一口气,大步走向禁制密布的小山,脸上露出犹有余悸的神色。

【全文字阅读】直到此刻,他才庆幸自己选择抓捕令狐熙来搜魂是一个多么正确的决定。 解开令狐熙元神上的禁制之后,叶白立刻施展搜魂之术,只看了他最近几天的记忆,尤其是解开上山禁制的每一个细节。

这才发现,令狐熙为了布置这个陷阱,竟然花费了十天之多的时间,在山上布置了六十多个的高级之上的禁制,其中有九成的禁制是他从未学过的,而即使是那一成学过的禁制,也被令狐熙做了修改,此人在禁制上的天赋,明显比修炼要高出一大截。 这座小山,离最近的凡人城市,也有近千里,几乎无人到来,更不要提山间小路了,一眼看去,到处都是高大的树木,丛生的野草和交缠的藤蔓,还有一堆堆嶙峋的山石夹扎其中。

叶白驾御飞剑在林中穿梭,动作小心翼翼,不敢掠错一步。 令狐熙的记忆在他的脑海一幕幕闪过,叶白目光冷静之极,手上间或打出一道道指芒,射在树枝或是山石上。

令狐熙布置的每一门禁制,都有其独到之处,有些环环相连,有些是禁中之禁,有些禁制则完全由前一个来触发,一但解错,立刻触动后方禁制。

叶白已经彻底忘记了时间……不知过了多久,一道白色的身影,突然出现在还有七八丈高处的山顶上,温璧人仰面闭目躺在草地上,白裙铺展,乌黑长发如云散落。

发梢已经隐隐沾湿了夜露,不过口鼻之间还有细微的喘息流淌。 “璧人!”叶白目光微微一怔,轻轻呼唤了一声。

仿佛听到了叶白的呼唤,温璧人鹅蛋般白皙如玉的面庞,微微颤动了一下,却没有醒来。 饱满的酥胸,微微起伏着,如同山上的夜晚一般,美丽而又静谧,远远看去,又如同误入凡尘的仙子一般,散发着惊心动魄的别样魅力。 叶白指尖微弹,打去左手边树梢上一根藤蔓的枝头。 嗡!整座小山的禁制,终于破去。 禁制之气消散一空。 叶白身影一闪,落到地上,扶坐起温璧人,伸入神识查看。 破空声响!海狂澜和郭白云察觉到山上的禁制气息消失,立刻知道叶白已经得手,一起赶了过来。 落地之后,海狂澜急匆匆道:“叶兄,如何?”叶白道:“还有最后一道禁制。

种在她的身体里,倒也不算太深奥。

但是相当复杂,需要极其细心的破解,受不得一点打扰,二位道兄再帮我警戒一下。 ”二人无声点头,各自警戒着周围。 叶白抽了一口气,目光一定。 手指飞快的在温璧人的经脉上点动起来。

时间飞逝。 叶白面色平静,海狂澜一脸冷峻,郭白云的眉头却是渐渐皱了起来,三人之中,惟他最属心细。

始终还记得时间,心里十分清楚,离那三个时辰的期限已经越来越近了……郭白云不敢打扰叶白,若无其事一般目视远方。

十数息后,一声嘤咛之声,从身后传来。 二人回过头,只见温璧人已经幽幽睁开双目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满是迷茫的神色。 “这是哪里?叶白在哪里?”温璧人看着海狂澜和郭白云二人,猛然想起自己被人俘走的事情,脸色一变。 “我在这里。 ”熟悉的淡淡声音,从身后传来。

温璧人回过头去,只见满头大汗,却又一脸松弛到了极点的叶白,微笑着看着她。

……四人御剑在空中悠悠流过,温璧人听到郭白云二人添油加醋般的将叶白为了救他,玩命狂奔,又疯狂撕杀了一场的事情讲过之后,美眸当中有晶莹的东西闪烁,脸上浮起羞怯的喜意,看着叶白的目光,更显温柔。 叶白只是笑了笑,微微摇头,没有言语。

突然,叶白似乎想起什么,身影一定,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古怪神色。 “怎么可能?怎么会这样?为什么没有重铸?”叶白喃喃自语,内视丹田,只见紫金雷丹中的元气依旧以肉眼难察的速度,往外逸散着,虽然救回了温璧人,但道心根本没有重铸。

难道救回温璧人,不是他一直等待的那个可遇不可求的契机?问题到底出在哪里?又或者是因为刚才寻找令狐熙元神上的禁制破绽,从而心神沉沦的时候,并非凭借自己的力量醒来,而是由郭白云唤醒?还是另有别的原因?叶白心中一沉,首次感觉到重铸道心的艰难而无法捉摸。 三人察觉到动静,一齐停下来看着他。 温璧人掠到他身边道:“叶白,你怎么了,是不是受伤了?”叶白双唇紧抿,许久之后,眉头渐展,看着温璧人,笑道:“……没事,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被我救回来了,其他的都不重要。 ”温璧人秀眉微皱,敏锐的察觉到叶白眼底一闪而过的一抹失落之色,不过既然叶白不想说,她也善解人意的没有追问。 “我想起一件事情,你们等我一下。

”叶白心中突然一动,向着南边的方向飞掠而去。 三人一头雾水。 叶白很快掠至刚才击杀的两个元婴妖兽的地方,搜索了一阵,找到二人的储物袋。

“竟然没有被人取去……”不要说叶白不相信,换成其他任何人恐怕也不会相信,有人击杀了两个元婴修士之后,竟然不取他们的储物袋。 所以即使有路过的修士察觉到附近有尸体的痕迹,也不会停下来仔细查看。 叶白飞回温璧人三人处,道:“这是刚才那两个元婴修士的储物袋,里面的东西就送给二位,酬谢你们的援手之恩。

”说完,将储物袋抛向海狂澜和郭白云。 海狂澜和郭白云面面相觑了一眼,同时面露笑意,如有默契一般,曲指一弹,将飞来的储物袋弹回叶白的方向道:“叶兄,这么大的人情,想用两个元婴初期修士的储物袋来打发我们,未免太不够意思了,我们还要留着,以后好好跟你算呢。 ”叶白微微一愕,接过储物袋后,苦笑摇头道:“交友不慎啊!”二人哈哈大笑。 就连温璧人也“噗嗤”一笑。 再次上路之后,叶白目光渐渐明亮,望向遥远的藏青色的星空深处,心中微叹道:不管你是为了什么没有让我道心重铸,但我已经找回了信心,我要走的道是对的,永远都不会再怀疑。 回了玉京城,各奔东西,温璧人挽着叶白的手臂入了风停楼,几年前开始,二人已经住在一起,如同道侣。

进了房间之后,叶白再次取出令狐熙的元神。

其他人不清楚,他却知道,还有数桩因果和谜团落在令狐熙的身上,或许还有一桩不小的机缘。

(未完待续。

。 )/dd。

标签:天滑轮双保险,公考投资学,域嘉文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