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上海富兴矿灯

北京示福彩pk精准计划: 第三十八章,尴尬,如坐针毡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由于顾斜阳再三坚持,说住院不如住家里方便,而且她不过就是扭伤脚,又住院又输液,实在太夸张了。 【无弹窗小说网】倪子洋拗不过她,无奈之下只好让她在房间里等着,他去给她办出院手续。 只是,顾斜阳作梦都没有想到,当倪子洋再次出现的时候,他的手里居然推着一个非常精致的轮椅!“这个,是给谁准备的?”顾斜阳思绪有些凌乱,她没断胳膊没断腿,用得着坐轮椅吗?“你说呢?”倪子洋淡淡地回应,似乎对于她的明知故问没有多大兴趣。

他只是大步上前,将一脸错愕的她打横抱在了怀里,然后轻轻放在了轮椅上,拿过她的包包递给她抓好:“可以了,还是这样我比较安心。

”他推着她从拐到走廊上,一路默默往电梯的方向而去。 顾斜阳感受着四周人对她投来的惋惜的目光,有些如坐针毡,扭头看着他:“我说,你能不能不要总做这么夸张的事情?你这样弄得我很尴尬!人家都以为我残了!”“人家又不认识你!”倪子洋对她说的那一套全然不在意,电梯门打开的一瞬,他推着她慢慢进去,摁下一层的键,然后道:“我问过医生了,你的脚不仅有扭伤,还有电梯门的夹伤,所以这样坐在轮椅上不费力气是最好的,免得你一蹦一跳地,万一扯伤筋骨更严重,就得不偿失了。 ”说完,他温柔地在她的后肩上拍了拍,俯下身轻语道:“放心吧,你要是想去哪里,我推着你就是了。

”顾斜阳没再说话,因为她发现,其实倪子洋做事情一直很谨慎妥帖,只是遇到她的问题才会夸张起来。 这是不是表示,他、真的喜欢上她了?思绪有些凌乱,这个疑问盘旋在顾斜阳的心头,久久挥散不去。 电梯门打开,倪子洋推着她到了医院后门口,他的车子就停在那里。 他最先将她抱上车,坐在副驾驶,然后将轮椅折叠放入后备箱。

一切动作都是默默无声的,却透着满满的担当与温馨。

回家的一路,顾斜阳还在感慨着,跟倪子洋在一起,她的心里总是有种春天般温暖的感觉,这样的感觉,真好!然,当顾斜阳被倪子洋推着从电梯出来的时候,还来没靠近呢,公寓的大门已经半开着了。

顾斜阳诧异地看了他一眼,做了个小声:“有小偷?”倪子洋被她这副紧张兮兮的架势给逗乐了,抬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尖,道:“是咱妈!爸爸知道你受伤,所以告诉了妈妈,妈妈说一定要过来照顾你。 ”他推着顾斜阳进去,转身关上门,自己在鞋柜前换好了鞋子,然后来到顾斜阳的面前,蹲下身,一只只帮她把鞋脱了,换成拖鞋。

顾斜阳忍不住想起早上的时候,他为了给她穿鞋,忍不住挠她痒痒的画面。 不可否认,跟倪子洋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似乎都带着淡淡的甜蜜。

不过她很清楚的是,自己并不爱他,她的心里还有一个人,那就是——慕斯寒!两年的感情,两年的付出,不是说忘就能忘了的!倪子洋推着她绕过玄关,扑鼻而来的菜香引得顾斜阳肚子里的馋虫咕咕直叫。 她有些羞涩地垂下脑袋,而倪子洋却呵呵一笑,很自然地说着:“饿了吧,我去问问妈妈,晚餐准备的怎么样了。

”说完,倪子洋就将顾斜阳放在一个比较安全的位置,松开了双手往厨房而去。

顾斜阳看着他离去的优雅背影,忍不住赞叹,这对母子哪里像是豪门贵妇跟公子,一个个做饭的手艺都这么了得,入得厨房出得厅堂,真是厉害!很快,倪子洋端了两个盘子出来,色香味俱全的菜色瞧得顾斜阳直流口水。

他笑笑,道:“吃饭了。 ”正说着,他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包消毒湿巾,打开,抓过顾斜阳的小手一根根给她擦干净。 顾斜阳看的直瞪眼,嘴里念叨着:“你太慢了,我自己擦吧!”“斜阳,你就让他擦吧,这是子洋的福利!”忽然,夏清璃温婉的话语笑意盈盈地浮现在空气里,她手里拿了碗筷,往餐桌上一放之后,大步靠了过来,上上下下看着顾斜阳,一脸心疼:“斜阳,今天让你受委屈了。

这件事情,我们一定让子意给你道歉。 ”“没、没关系的。 我没什么大事。 ”顾斜阳当即摆手拒绝了起来。 都说后妈难为,如果在这件事情上,夏清璃为了自己儿媳妇责备了继子,那么一定会有家庭不和睦的言论流传出来的吧。 思及此,她笑着看着夏清璃:“阿姨,我跟大哥不是还不认识吗,所以不知者不罪!”夏清璃叹了口气,拉过顾斜阳的一只手,想说什么,顾斜阳当即转移了话题,甜糯道:“阿姨,这些饭菜都是您做的吗,您好厉害啊,原来子洋这么厉害,是有个您这个厉害的妈妈!”“呵呵,那是家里的佣人做的,我用保温瓶装好带来的,刚才不过就是看你们要回来了,所以我赶紧热一下。

”“是吗,阿姨,麻烦您还亲自跑一趟来看我,谢谢您了。

”“都是一家人,别这么说嘛,走,我推你过去,哪里有一砂锅的黄豆炖猪蹄,不都说吃什么补什么嘛,咱们多吃几个猪脚,斜阳的脚也好的快啦!”“哈哈哈,阿姨,您人真好。

”倪子洋静静站在原来的位置上,手里还拿着刚才帮顾斜阳擦手的消毒湿巾。 他歪着脑袋,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这幕,嘴角到眼角都是满满的笑意。

他还是第一次听她说,他很厉害,也只有在他妈妈面前,她才会称呼他为“子洋”。

想起之前顾斜阳看见他妈妈还会紧张,会有拘束感,而现在,她们两个却可以轻松自在地谈笑风生,宛若忘年交的闺蜜,倪子洋心里实在是温暖。 嘴角噙着一抹笑意,他将消毒湿巾往垃圾桶里一丢,直奔那两个他最爱的女人而去了。

【作者题外话】:凌予头疼地看着自己一副要离家出走架势的女儿:“大晚上的,还想去哪儿?”小天星:“夜黑风高,找个男人破chu去!”凌予冷笑:“那也要等你十三年后再说!”小天星愤恨地眼神看着他:“十三年后我都十八岁了,都成老姑娘啦!”凌予直接招手叫来儿子:“把你妹抱回房去,破了她!”——洛心辰《不良宠婚》。

标签:上海富兴矿灯,恐怖世界纯爱,鬼的参考作文